[富国天盈a]【首席说】财信研究院伍超明:“中概股” 回中概股,通胀数据,财政政策,投稿&广告合作&侵权投诉联系QQ:5818374
广告合作QQ:5818374

[富国天盈a]【首席说】财信研究院伍超明:“中概股” 回

  伍超明400

    嘉宾介绍:伍超明,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,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学博士后。现担任财信国际经济研究院副院长。

  01

  结构性政策将继续担当重任,逆周期操作特征明显

  金融界:国务院总理李克强8月1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明确财政货币政策方向,并再提“不搞大水漫灌”,这次会议传递了哪些信号?有何重要意义?

  伍超明:会议提出“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但不搞大水漫灌”,传递出几方面的信号:一是兼顾稳增长和防风险的长期均衡,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。为对冲疫情影响,上半年我国宏观杠杆率显著上升,债务增加较快。随着下半年尤其是四季度经济增速有望回归到潜在增长水平,货币政策进入观察期,阶段性政策在完成使命后将陆续退出,货币政策逐步回归常态,预计降息概率将大幅降低,但结构性政策将继续担当重任,在“量”和“价”上同时向制造业、中小微企业倾斜,保住和培育市场主体。

  二是全年流动性充裕状况不会改变。虽然结构性政策发力意味着货币政策不会大水漫灌,精准性是政策重点,结构性直达货币政策工具将发挥滴灌作用。但是,这并不意味着年内货币政策会大幅收紧,因为二季度我国实体经济增长的快速反弹,是系列强对冲政策作用的结果,疫情冲击下的内生增长动力仍有待强化;此外,根据央行对全年流动性的相关表述,如果全年新增社融和信贷分别不少于30万亿和20万亿左右,预计2020年社融和信贷增速将分别会达到13.0%和13.1%左右,与今年7月末社融和信贷的增速相当,并未出现大幅下降,预示“宽货币+宽信用”双宽组合将向“稳货币+稳信用”双稳组合转变,与实体经济增长是相匹配的,且全年增速均远高于2019年末水平,即全年流动性是合理充裕的,逆周期操作特征明显。

  02

  供给端和需求端结构持续优化,汽车消费助力零售增速由负转正

  金融界:国家统计局发布七月数据,国民经济继续稳定恢复,主要经济指标持续改善,稳定了各方对于经济回稳的预期和信心。7月份数据有哪些主要亮点?

  伍超明:一是供给端增长平稳且结构持续优化。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.8%,增速与上月持平,其中高技术制造业生产持续领跑,1-7月增速高于同期制造业5.2个百分点,新旧动能转换提速。此外,受益于国家不断加大稳外资、稳外贸政策扶持力度,外企生产明显加快,7月份外企增加值增长7.6%,增速创2018年以来新高,较上月大幅提高3.4个百分点。

  二是需求端基建投资引领、房地产投资相随、投资拉动的格局日渐明显,经济结构持续优化。1-7月份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同比增长1.2%,较上月提高1.3个百分点,虽然7月受南方汛情影响,部分基建项目施工进度放缓,导致7月广义基建投资增速有所回落,但汛情过后,在专项债发行提速、特别国债拨付落实和赤字率使用的合力作用下,基建投资增速将继续提升,预计全年有望实现双位数增长。高技术制造业投资连续三个月正增长,1-7月累计增长7.4%,高于整体制造业17.6个百分点,表明新旧动能转换和经济结构调整步伐提速明显。

  三是汽车消费助力商品零售增速由负转正。7月汽车消费同比增长12.3%,增速较上月提高20.5个百分点,是助力本月商品零售由负转正增长0.2%的关键,表明前期各地汽车刺激政策加速显效。

  03

  需求端恢复偏慢制约经济复苏速度,未来消费刺激政策仍待加码

  金融界:7月核心通胀数据出炉,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同比上涨2.7%,比上月回升0.2个百分点,CPI出现结构分化,您如何解读?

  伍超明:7月CPI同比由上月的2.5%回升至2.7%,食品价格上涨是主要贡献力量,非食品价格持续走弱,结构性分化特征明显:一是受出栏节奏放缓和南方汛情影响,猪肉供给持续偏紧,叠加疫后餐饮服务消费恢复带动猪肉需求增加,7月猪肉同比上涨85.7%,贡献了CPI涨幅的85.9%。二是疫后居民消费需求尤其是服务消费需求恢复偏慢,非食品价格依然疲弱,7月非食品价格与去年同期持平,CPI涨幅几乎全部由食品端贡献。

  因此,7月CPI同比继续回升主要是食品供给端受到短暂冲击导致的,但核心通胀水平由6月份的0.9%降至0.5%,反映出疫后国内需求端尤其是消费需求恢复慢于供给端,需求端恢复偏慢会制约经济复苏的速度,因此未来消费刺激政策仍待加码。展望未来数月,随着洪涝灾害过去和生猪补库存持续推进,叠加去年猪肉高基数,CPI同比将重回下行通道,四季度CPI同比涨幅或在1%附近。

  04

  预计明年国内通胀动能相对稳定,通胀水平大概率相对温和

  金融界:全球流动性宽松力度高于前期,国内货币增速亦有明显提升,这隐含了较大的潜在通胀风险,您预测明年通胀会如何?

  伍超明:全球货币宽松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推高全球通胀中枢,给国内带来输入性通胀压力。但随着国内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运行基本趋于正常,阶段性对冲政策已经开始适时退出,逐步回归常态,在国内需求恢复偏慢的背景下,其对通胀的推升作用有限。整体看,预计明年通胀有上行压力但整体温和。

  一是疫后国内政策属于阶段性的对冲政策,刺激力度明显弱于金融危机时期。如2008年金融危机后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增速一度超过50%和30%。但当前国内基建更加注重补短板、调结构、惠民生,房地产政策也稳字当头,因此未来结构性的货币政策将担当重任,预计国内货币扩张速度将逐渐放缓。

  二是虽然南方洪涝灾害对猪肉供给端形成短暂冲击,但从猪周期看,母猪补栏到生猪出栏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,7月份能繁母猪存栏已连续10个月环比正增长,当前猪周期已经逐渐步入下行通道,明年其对CPI的拉动将有所减弱,甚至成为抑制CPI上涨的因素之一。

  三是2021年全球经济复苏不宜过分高估,大宗商品大幅上涨动能不强。随着主要国家陆续重启经济,全球经济开始缓慢复苏,但由于疫情对经济“基本盘”和就业的破坏性冲击,这次经济复苏将呈“U”型,即疫情造成的产出缺口将永久性消失,需求端动力不足仍是主要问题。根据IMF等国际组织预测,疫后经济需要2-3年时间才能恢复到往年水平。因此,在全球需求恢复动能不足的大背景下,大宗商品价格不具备大幅上涨的基础。

  综上,预计明年国内通胀动能相对稳定,通胀水平大概率相对温和。

   05

  “中概股”回归是企业与投资者(资本)双向选择的结果

  金融界:“中概股”回归大幕已经开启,阿里、京东、网易率先登陆港交所,纷纷成为投资者追捧的对象。您能否介绍一下“中概股”回归的意义?

  伍超明:“中概股”回归是企业与投资者(资本)双向选择的结果,对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与资本市场长期发展具有重大意义。

  一是标志着我国资本市场发展进入更加开放与成熟的新阶段。国内资本市场改革开放提速、监管制度不断完善,为“中概股”回归创造了重要前提条件,随着“中概股”回归大幕启动,反过来也会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继续发展壮大。

  二是有利于优化上市公司结构,提高国内金融资产的吸引力。长期以来,国内上市公司结构与实体经济结构匹配度不高,创新型、互联网科技上市企业占比偏低,随着一大批优质互联网科技中概股企业回归,有利于提高国内股市资产质量,增强国内金融资产的吸引力。

  三是有利于国内投资者分享新经济发展红利,也为助力经济结构转型输入源源不断的动力。疫后国内经济新旧动能转换明显提速,如1-7月国内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为5.4%,高于工业整体5.7个百分点。阿里、京东等代表新经济方向的“中概股”回归,意味着国内投资者可以直接投资于上述优质资产,分享新经济成长红利,提高其财产性收入水平。同时,居民财富也为新经济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,有利于实现金融与实体的良性循环。

  06

  “中概股”回归形成优胜劣汰效应,推动资本市场良性循环

  金融界:有分析指出,“中概股”回归将会打造“链接离岸与在岸市场”的独特优势,这是否也意味着“中概股”回归将助力内外双循环良性互动?

  伍超明:“中概股”回归对助力内外双循环良性互动,将发挥着积极作用。一是国内外双循环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,其实现良性运转的基础还是改革开放,“中概股”回归是国内金融改革开放的重要举措之一,它一方面可以为国内资本市场增加优质标的,增强资本市场的深度和广度,另一方面可以吸引更多的海外资本参与国内金融市场投资,让国内外投资者间接分享国内经济发展红利,有利于实现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,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、两种资源。另一方面,“中概股”回归通过发挥鲶鱼效应,对实体企业形成创新引领示范效应,对国内资本市场上市公司形成优胜劣汰效应,有利于进一步完善退市机制,带动国内资本市场发展壮大,吸引更多中长期资金进入股票市场,助力国内经济结构转型和内需潜能的释放,同时推动国内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之间形成良性循环。

  07

  中企将优先选择国内上市,海外上市占比或趋于下降

  金融界:有声音指出,“中概股”回归是出于避免地缘风险的考量,但也有声音认为,大量企业赴美上市的潮流将会逐渐走入历史。在保护主义和市场杂音之下,您认为今后的中企上市选择之路会如何演绎?

  伍超明:预计未来中国企业会更多地优先考虑在国内上市,在海外上市的中企占比或趋于下降。一是在全球大国经济体中,我国经济发展速度快、韧性强、结构优化,资本市场的根基即实体经济正处于“量增质提”阶段,加上国内资本市场改革大幕加快拉开,注册制等标志性的资本市场“基础设施”不断趋于完善,企业国内上市融资的便利性大幅改善, 难度和门槛明显降低,资本市场将不断成熟和壮大;二是企业在国内上市的成本与风险趋于下降,相反在海外上市面临的风险与成本或趋于上升;三是因国内投资者对企业更加熟悉、了解,企业在国内上市往往更容易获得合理的估值。

    系列专题:

   【首席说】王德伦:科技股仍是本轮主角,聚焦“内循环”把握“锻长板”、“补短板”双轮驱动投资计划

   【首席说】国泰君安花长春:“双循环”重要性不亚于供给侧改革,实现供需循环最为重要



本文如有侵犯您的权利,请及时联系我们
热门推荐